建站頻道
    當前位置: 中國美術家網 >> 藝術4px電話 >> 4px電話庫 >> 書畫 藝術 美術 北京 綜合4px電話
      分享到:

      從“星星之火”到“紅色飄帶”

        作者:祝如2021-05-25 07:20:11 來源:中國文化報

          (1/5)婁山關(油畫) 188×338釐米 1978年 全山石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2/5)過雪山(油畫) 280×200釐米 1951年 吳作人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3/5) 萬里征程詩不盡(油畫) 180×298釐米 1977年 林崗 龐壔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4/5)井岡山的鬥爭(國畫) 96.5×176.5釐米 1960年 李震堅 浙江美術館藏

          (5/5)遵義之春(國畫) 257×588釐米 2009年 吳山明、何士揚、吳激揚 中國美術館藏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井岡山地處湘贛邊界的羅霄山脈中段。1927年,毛澤東率領秋收起義部隊到達這裏後,抓住統治階級內部發生新的破裂的時機,粉碎國民黨軍隊的“進剿”,並全力進行黨、軍隊和政權的建設,以寧岡為中心的湘贛邊革命根據地有了初步基礎。朱德、陳毅率部分南昌起義保留下來的部隊和當地農民舉行湘南起義後,向井岡山轉移,於1928年4月下旬同毛澤東率領的部隊會師,合編為工農革命軍第四軍(不久改稱工農紅軍第四軍)。同年7月,彭德懷、滕代遠、黃公略領導一部分國民黨軍隊在湖南平江舉行起義,組成紅軍第五軍,同年12月到達井岡山與紅四軍會合,進一步壯大了紅軍的力量。

        毛澤東、朱德等領導的井岡山根據地的鬥爭,代表着中國革命發展的正確方向。在革命處於低潮的時候,井岡山根據地的創建,以及在武裝鬥爭、土地革命和根據地建設等方面的成功實踐,不僅為各地起義部隊實行“工農武裝割據”樹立了榜樣,並且在革命者的心中燃起新的希望。

        從20世紀50年代到新世紀,幾乎每一代美術家都創作過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題材的作品,包括李震堅的中國畫《井岡山的鬥爭》、黃胄的國畫《井岡山第一面紅旗》、何孔德《井岡山會師》、馮遠的《星火》、羅工柳的油畫《毛澤東同志在井岡山》、林崗的油畫《井岡山會師》、王式廓的《井岡山會師》、靳尚誼的《毛澤東在井岡山上》等,其中大部分都成為美術史上的經典之作。

        黃胄創作於1965年的《井岡山第一面紅旗》是其紅色題材繪畫中最為重要的作品之一,描繪了毛主席在井岡山開闢革命根據地,進行土地革命的歷史事件。在黃胄筆下,井岡山挺拔的松樹、堅硬的岩石、迎風招展的紅旗,都映襯着毛主席堅定望向遠方的目光。油畫《毛澤東同志在井岡山》是羅工柳的藝術創作和探索過程之中極為重要的代表作品之一。畫面描繪了井岡山革命時期的毛澤東形象,身着深色紅軍軍服,頭戴軍帽,一顆紅色五角星極為醒目;坐於一小山丘的山石之上,右手扶膝,左手持煙,目視前方。在其左側的山石之上還放置書籍和紙稿,顯示出他正在為中國革命的前途思考和探索嶄新的理論。通觀畫面,毛澤東的形象居於畫面的核心,也佔據了畫面大部分的空間,形象顯得極為偉岸,具有強烈的表現力。從遠處的青山可以看出,此時正是萬物萌發的初春時節,而這也象徵了在毛澤東的領導下,中國革命的春天已經到來。而王式廓的《井岡山會師》採用低視平線的構圖方法,突出兩位領袖偉岸的身材和偉大的瞬間。朱德帶的部隊從山下往山上走,意味着他歷經千辛萬苦帶着這支部隊最後上山來與毛澤東會合。

        為了解決在農村環境中保持黨和紅軍的先進性的問題,1929年12月下旬,在福建上杭縣古田召開紅四軍黨的第九次代表大會。會議一致通過了毛澤東起草的《中國共產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決議案》。此次會議是重要里程碑。何孔德1972年創作的油畫《古田會議》再現了這一會議召開的一個歷史片段。作者構圖時將主席台推至中景,把描繪的重點放在前景和中景聽報告的代表身上。會場的氣氛十分活躍,代表神情專注,反應熱烈。對毛澤東雖着筆不多,卻把他做完報告、等待聽取意見的神態表現得非常傳神。有幾位代表的形象刻畫得尤其成功,如坐在用土磚臨時搭建的矮凳上,背對觀眾的指揮員,右側前景全副武裝坐在揹包上的戰士,他們的形象作者曾作過專門的獨幅寫生,姿態、神情以及處理方式均經過反覆推敲。作品藝術語言生動統一,將領袖與羣眾之間的關係傳達得非常出色。

        紅軍和根據地的存在和發展,使國民黨統治集團感到震驚,開始向南方各根據地的紅軍發動大規模的“圍剿”。1934年10月,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中央紅軍被迫戰略轉移,開始了行程約二萬五千裏的長征。

        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遵義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集中全力解決當時具有決定意義的軍事和組織問題,確立了毛澤東在黨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在極其危急的情況下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遵義會議是黨的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以毛澤東為核心的黨中央的正確領導開始確立,標誌着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走向成熟。1994年,畫家沈堯伊應原中國革命博物館之邀,開始創作油畫《遵義會議》,於1997年創作完成。畫家緊緊抓住在事關中國革命前途命運這一特定歷史事件中各位人物的不同境遇和不同性格,以獨特的藝術構思和手法,對他們不同的內心世界進行了細密的刻畫和表現,深刻地揭示了一場關係到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前途命運的嚴肅鬥爭即將不可避免地到來,讓觀賞者有身臨其境之感。

        1935年2月,中央紅軍取得了婁山關戰役的徹底勝利,這是長征途上的第一個大勝仗,也是遵義會議後的第一個大勝利。不論是較為寫實表現毛澤東吟誦詩句的全山石的《婁山關》,還是以理想主義精神來塑造領袖形象的沈堯伊的《而今邁步從頭越》;也不論是董希文、胡建成用各自的油畫風景描繪的壯闊無比的《婁山關》,還是張憑的山水畫《蒼山如海,殘陽如血》、林崗和龐壔的油畫《萬里征程詩不盡》,這些畫作都以表現毛澤東的詩情作為他們對歷史真實情境的一種抒發。

        “翻越雪山”是紅軍長征最典型的空間環境,曾被許多畫家創作過,最為人們熟知的有吳作人的油畫《過雪山》、傅抱石的中國畫《更喜岷山千里雪》、艾中信的油畫《紅軍過雪山》、馮法祀的油畫《紅軍過夾金山》、艾軒的油畫《三軍過後盡開顏》、陳寧爾和王方雄合作的油畫《更喜岷山千里雪》、孫立新的油畫《雪山壯歌》,以及黃丕星的《過雪山》、彥涵的《紅軍過雪山》和宋廣訓的《過雪山》等版畫,其中艾中信的《紅軍過雪山》近於主題性的風景畫,橫貫畫面的雪山凸顯了自然環境的險惡,而油彩藝術語言的處理則使畫面獲得了較好的藝術表現,也是不可多得的經典之作。橫亙在北進途中的川西北草原,是紅軍北上必須穿越的天然障礙。“穿過鬆潘草地”也是表現長征之千難萬險的美術創作重要題材,由董希文創作的《紅軍不怕遠征難》、沈堯伊創作的《革命理想高於天》、張文源創作的《野菜》和《草地情》以及王希奇創作的《長征》等,都是長征題材美術作品的經典名作。

        “送別紅軍”也是長征題材美術創作常見的題材之一。靳尚誼的《送別》、尹戎生的油畫《告別》、蔡亮的油畫《我們一定要當紅軍》、孫立新的油畫《我們一定回來!》、許勇的中國畫《十送紅軍》和鄒達清的版畫《送別》等,或是從送別的依依不捨、或是從送郞參軍的水乳關係、或是從“我們一定要回來”的堅強信念等各種角度,展現了不同環境中的人物形象。其中,靳尚誼1959年創作的《送別》,描繪的是紅軍開始長征,羣眾在村頭橋邊依依不捨送別紅軍隊伍。畫面中,畫面中,黎明時分,隊伍出發,天色陰沉,隊伍過橋向着畫面的縱深走去,兩邊有羣眾送別,一部分民兵留下來堅持武裝鬥爭,很多羣眾送自己的孩子參軍,妻子送丈夫參加隊伍,有一種依依惜別的情景。

        “飛奪瀘定橋”是紅軍長征北上的著名戰鬥,22名突擊隊員在百餘米、由13根碗口粗的鐵索組成的瀘定橋上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搶奪戰。在表現搶奪瀘定橋的畫作中,李宗津的《強奪瀘定橋》、劉國樞的《飛奪瀘定橋》、雷坦的《飛奪瀘定橋》、上海大學美院長征系列油畫創作組的《飛奪瀘定橋》和江碧波的套色版畫《飛奪瀘定橋》等,從不同角度刻畫了突擊隊員在鐵索上攀爬前行、匍匐勇奪瀘定橋的無畏精神。由井士劍、郭健濂創作的《飛渡瀘定橋》,則偏重於從實寫的歷史事件中深化為富有井士劍個人藝術特徵的整體情境異幻式的營造。畫面以正面描寫22名突擊隊員攀爬鐵索、匍匐行進為主體,這一新穎構圖使畫面產生了巨大張力。畫面中,戰士在13根鐵索上一字排開攀爬行進,濃煙燻黑了的天空以及炮火映照着橙紅色的戰士形象,構成極其激烈緊張的搶奪氛圍,營造出一種恢弘、壯闊、凝重的史詩性的畫面。

        1936年10月,紅軍第一、二、四方面軍在甘肅會寧勝利會合,長征勝利結束,自此,無數紅軍鮮血染成的紅飄帶永遠銘刻在神州大地。蔡亮和張自嶷創作的《三大主力會師》描繪的是三大紅軍主力相互配合取得山城堡戰役勝利的會師場景,畫作以近距離的大鏡頭突出了三大主力會師時戰士們相互擁抱時激動人心的場面,山城堡的環境只在戰士們相互擁抱的空隙間隱現,三大主力主要通過三面軍旗體現。中國工農紅軍長征的勝利,是中國革命轉危為安的關鍵。

        在眾多的以長征為題材的經典美術作品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沈堯伊的長征史詩長篇連環畫《地球的紅飄帶》。該作品歷時6年完成,共926幅。它是20世紀80年代後期出現的一部以紅軍長征為題材的大型連環畫,是中國連環畫史上的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也是連環畫創作中表現革命歷史題材最成功的一部作品。沈堯伊以飽滿的創作熱情,高度的民族自信心和歷史責任感,全身心地投入到這部劃時代作品的創作中。他曾兩次到長征路上體驗生活,多次訪問當年參加過長征的老同志,從而深刻領會筆下人物的性格特點。他還善於把典型人物與特定歷史下的典型環境結合起來,如硝煙瀰漫的戰地拼殺、波濤洶湧的江河、飛渡崇山峻嶺的天險奇襲、雪山草地的風雲變幻等場景一一再現,渲染了長征這一歷史的奇蹟。

        長征的勝利表明,中國共產黨及其所領導的紅軍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長征中紅軍所表現出來的堅定的共產主義理想、革命必勝的信念、艱苦奮鬥的精神和一往無前、不怕犧牲的英雄氣概,構成了偉大的長征精神,成為激勵共產黨人和人民軍隊繼續前進的巨大動力。


        責任編輯:靜愚
      相關內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藝術展訊
        •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業務部: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
        • 郵編:100069
        • 電話: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術部: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
        • 郵編:100052
        • 電話:18611689969
        • 熱線:服務QQ:529512899電子郵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75(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25(mb)